心仪

“我不是说不允许现在的孩子,包括成人追星,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忘了什么才是中国之魂!
那是一种特殊精神,是支撑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屹立不倒的中国精神!
1962年的赛罕坝长什么样?同年,有242名中、大专毕业生不畏艰苦来到了这片荒漠。他们用了55年,整整55年啊,硬是把这片荒漠,变成112万亩林田。
这,才是中国精神啊!”

【宋晓薛】白雪堡的故事

♚放飞自我的胡咧咧

♚真的是胡咧咧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·        据说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片青青草原,草原上有一座白雪堡。

         白雪堡大王子叫宝树山风,二王子叫阳尧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为什么名字这么奇怪我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某天,星星猎回一只狐狸,黑毛无杂色。

         山风:“估计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星星摇了摇脑袋:“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“为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通往青青草原外的桥被冰雹砸断了。我们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于是就养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小东西挺不听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山风的尚方宝剑被它叼到了阳台上,山风追上去喊到:“美子,住爪!不能扔!”

         狐狸:“……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黑毛狐狸将腿划拉一条直线,宝剑就自由落体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直摔进河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星星边心疼地给黑狐上药边责怪道:“你可不是傻,又去动山风的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上次拆了他最爱的拂尘被揍了一顿还不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黑狐迷之问号脸:“嗷?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不是鸡毛掸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御史大夫幺妹儿给星星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概是因为大王子总是叫黑狐小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星星认真问道,“成美还有小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 幺妹儿恭敬地答道:“是。叫美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—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美子反爪就是一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 毛茸茸的戳在星星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还挺软的,多戳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“星星,你在干嘛?我听到有陌生人在你房间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山风推开紧闭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星星目光慌乱坐在散落一堆衣服的床上遮掩什么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咻”地,头上弹出一对狐狸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山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弟弟,就算你是妖怪我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……是……”星星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对狐耳动了动,星星身后探出个脑袋来。俊秀的少年眨眨眼,尾巴冒出来摇了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星星不用担心呢。”少年笑道,“山风不怕妖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山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尚方宝剑出鞘。

         山风:“哪里来的妖怪想要勾引我弟弟!吃我一剑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哥等等啊!这是美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·        空气突然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反手就是一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 把星星抽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咬牙切齿大喊:“够了!再叫这名字我拍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·        山风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你们这是在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 山风看着浑身马赛克的少年,表情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
·        少年炸毛:“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扯过被子圈住自己,“是换衣服啦换衣服,我没有衣服穿诶!”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歪头疑惑:“你怎么忽然流鼻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恍然大悟:“我化形把你刺激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自顾自道:“星星之前也是这个反应的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
·        御史大夫幺妹儿看着面前精致的少年,抬手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目光十分慈爱,看得少年很不自在:“你要问什么就快问,不要动手动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幺妹儿终于微启朱唇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温柔的笑着说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叫声爸爸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少年:“……小矮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化形之后的少年仍然很皮。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他把御史大夫的鞋垫子全抢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并蹲在树上欣赏到了御史大夫的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 真是难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·        白雪堡的故事太长了,我们只要知道他们最后过得很幸福很快乐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感谢友情演出:御史大夫,金光瑶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surprise:

         

“唔……你,轻一点……”

“哈啊……星星……!你……?不要咬那里……你是在吃醋吗?”

少年喘息着,眼尾飘红,在那人耳边呼出热气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就是想你也为我……”

“哥都跟你有一个了。”

少年笑盈盈,白皙的手臂缠上那人脖颈。

“就是醋了。”

再屯个晓薛

我最近是不是太皮了。


洋洋对不起!我写完作业就去找你玩!


诶嘿,其实想写宋薛,但觉得很久没有让晓星尘牵薛洋的手了,有一丢丢愧疚。


即将掉落一只狐妖洋,帝王星请准备接受。


一起上战场吧!


(剧透了?)


【人间日记】原创·预告

神对人类失去信心了

神送来了科技

人类通过科技进步

通过科技自取灭亡

百慕大三角海底金字塔

地下百米深竟挖出了远古遗迹

尼斯湖绵延的长颈

海边礁石上的美人鱼

神屏蔽了我们

又给我们传递了

他们存在的痕迹

到底这个世界有没有神?

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。

【晓薛】小孩子才听你的话!

♛嗯……你知道这本来不是一个段子的……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猫洋很可爱啊。
         车完后洋不舒服,轻轻叫了几声星,星睡的太沉了(睡神啊)没叫醒,洋自己委屈的变回了猫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起床,星往身边一摸,没洋!起来掀被子,发现洋蜷缩成一团发抖,发烧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星心疼的啊,哄他变回来吧我帮你治治,洋昏昏沉沉委屈还没消,不听话,就是不变,自己又都得跟筛子一样难受。星好说歹说哄人家舒服了,从此就学乖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睡觉算什么,能比媳妇重要吗!

【渣反/魔道/天官】梦醒之际

♚别说话,看我
♚眼里全是你 @苏什 她那里有糖
♚半夜弧,被我妈发现删了,结果把刀弧没了?



[冰秋]

师尊难得主动一次,洛冰河受宠若惊。
手臂从身后圈住他的腰,洛冰河吻如轻羽,“师尊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没事。”
脸颊覆上温热,沈清秋在唇边漾开柔情。
“你在我身边,就无可畏惧之事。”



[漠尚]

北疆的天气犹如冷雪滚刀,尚清华住了数月仍有不适。
寝室里铺了一层白狐皮毛。从床榻上翻下,踏过层层叠叠的白云,盖上那件长袍。
他倚在窗前看那单调的雪域。
尚清华在心底打趣自己,竟也有一天会像闺阁女子盼郎归一样等他所爱。
双手合十。闭目默念:愿南疆战乱速平息,还有……君速归。
梦里都是你冰下的温柔,我发现自己等不及和你再见了。



[冰九]

你教我为恶,我便真依你所愿,堕落成魔。
真正的魔。洛冰河歪头,逆风洒落手中竹灰。
洛冰河嘴角弧度邪肆阴郁。
花开生两面,人生佛魔间。
喜欢你又怎样,他喃喃细语,去留还不是在我一念之间。



[忘羡]

冬来有含光君烹雪煮茶暖被窝,魏无羡算是舒服了。
闲来无聊,又重操旧业——提笔在纸上描描画画,画完拿给蓝忘机看。
住笔凝眸。
冰雪初霁的笑昙花一现,魏无羡也亮了眼睛。
是喜袍加身的两个人相视,手牵喜绸。
前尘旧事浮梦,今有一人白头。



[薛晓]

“起来啊晓星尘。”
“你看我又杀了这么多人,倒是起来砍我啊。”
额头相抵,手在苍白的脸上抚出血痕。
“晓星尘……”
薛洋的声音低沉,碎在秋风中,消散了。
“你不喜欢的,只有薛洋罢。”



[曦瑶]

阿瑶别走。蓝曦臣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张了张嘴,却无声。
阿瑶是有苦衷的,二哥信你。他拉住那人的袖袍,那人转头冲他一笑。
阿瑶别走了好不好?手中的袖袍被抽回,那人摇头。
“二哥以后,可别这么天真。”
“不会有第二个阿瑶护着你了。”
拂袖而去。
蓝曦臣怔怔立在原地。
阿瑶真的走了。



[花怜]

许久不曾梦到险恶景象,今日之梦怪哉!
花城蹙眉,在数摞书中翻着什么。
谢怜坐在旁边椅上,揉着眉心对花城道:“三郎啊,真的不用……”
花城扬笑,温柔道:“无妨,只要是为哥哥,要我怎么样都好。”
“那可以把烹调书还我了么,里面真的没有致幻的食物。我没吃坏肚子。”



[双玄]

是师无渡死的第一年,师青玄对着冷清的墓发呆。
贺玄在不远处静静看他,没让师青玄察觉。
是师无渡死的第二年,师青玄提了一壶酒一瘸一拐去找墓。
贺玄在他旁边一言不发跟着,整理打着补丁的乞丐服。
是师无渡死的第九年,师青玄坐在师无渡墓前。
贺玄安安静静,仍不说话。
“哥……”师青玄道。
“我好想你。”
嘭一声,血花溅在墓上,流下长长的红线。
血花溅在师青玄的衣服上,溅进贺玄的眼睛里。
一切都结束了。



[君梅]
曾有一人救苍生不得,我弃他而去。
曾有一人白衣祸世,我对他指责呵斥。
“糊了。”
收起纸人,他甩了甩脑袋走出茅屋。
往后不论多久,我就在你身边,不离不弃。
直至身陨道消,与你相伴。



[裴水]

裴茗眯起眼,不等鎏金殿屋顶光晃进眼睛,他又阖了眸。
他已经很久没梦到师无渡了。
师无渡葬礼那天晚上,他趴在酒坛上睡着后,梦见师无渡摇着风师扇在桌前等他,桌上是上好的美酒。
他们谁也没说话,相对斟酌。隐约记得,窗外合欢花落,飘进一朵浮于杯中。
水师兄,裴茗无声唇语,水师兄。
无渡。
我们好久不见了。

【凌仪】超短篇

♚我错了我实在太喜欢景仪了我忍不下去了

金凌和蓝景仪在一起了。
蓝思追初闻,微讶,但认真想了想,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虽然每次争吵都翻天覆地,但下一秒立刻又能互相关心。
眼睛注视彼此时只装的下对方。
受伤时搀扶的手,握得很紧。
一起吃饭,总是默不作声低着头,脸上却莫名有笑容。
这样的两个人,把自己交付到对方手上,不说安全,一定会很温暖。
恭喜啊,蓝思追轻笑,不过你们瞒得好紧。

思追兄亲启:
        下月初八,金陵台,我和大小姐的喜酒。
         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哦。
注:初八前不要告诉江宗主,他会打断金凌的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景仪书

【薛晓薛】爱

@道长今天还是没醒 我终于有灵感了亲爱的!
♛我发挥我的聪明才智却写的奇奇怪怪
.
.
.
薛洋第一眼见到晓星尘,就心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干净,纤尘不染,谪仙。
是让人渴望的样子,也是让他排斥的样子。
但是清明的眼睛,那么招人喜欢,薛洋也喜欢。
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挖的那双眼睛是宋岚的。
.
.
.
第二次见到晓星尘,他们打起来了。
薛洋竟有些激动,他这算是跟自己有了直接接触吗?是吧!
虽然他败了。
看,那双明媚的眸在对别人笑。可望向自己时,却盛满了谴责。
薛洋愠怒,为晓星尘的目光。他为了那些愚人厌弃我了。都是他们的错。
那就都杀掉吧。这样他就只能看着自己了。
.
.
.
第三次,薛洋被晓星尘救起。
早听说他把自己的眼睛给了挚友,从不愿承认那是真的。
啊,看来你的心不肯给“薛洋”留下位置,连能看到“薛洋”的眼睛也要送人。
没关系,薛洋的眼睛还是明亮的啊。
“我”可以替晓星尘看这个胡搅蛮缠的世界。
以后他就是“我”的。薛洋笑嘻嘻。
.
.
.
然后呢,晓星尘知道他是谁了。
梦醒了,薛洋又回来了。
没关系。薛洋可以用薛洋的方式留下道长。
听听我的故事吧,我真的很需要你的陪伴呐。
我多想把你留在我身边。
但不是要你留下一俱空壳肉身。
.
.
.
薛洋要占有,就要占有“全部”。
他两个都要。
每个凄冷的夜晚,他拥着晓星尘的尸体入睡。
每过一段时间,他就要去杀更多的人攒积血气维持晓星尘的肉身。
「你和我一样脏了,你别想逃走了」
他的手温柔的抚摸晓星尘的脸,黑暗中,咧开了眸中烨烨辉光。
.
.
.
最后的最后,薛洋什么也没有了。
不,薛洋知道他有。
能和道长死在同一个世界,是多么幸福的事啊。
「你终于逃不掉了」
「以后永远是我的了」

【宋薛】不眠之夜

♛不是车
♛也不是刀
♛佛系平静又短小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洗完了没,洗完了我开门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甩甩手,咔嚓一声合上笔,隔着两道门喊。
         浴室里面宋岚正拖地,听见薛洋的声音,喊回去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身上还穿着他今天去走亲戚的衣服,没换。宋岚好像说了什么,但他不急着听,抓起睡衣,“等等,我换衣服。”声音不大不小,他也知道宋岚听不见——卧室和浴室隔了个客厅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他又觉得人家不知道自己回没回话可能会失望,换了身上衣就打开卧室的门到浴室门口问: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刚才说的啥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宋岚的声音: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刚才问你说的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可能因为刚完结的悲文拉低了自己的笑点,薛洋扶了一下墙,“哈哈哈哈哈……我问你洗完了没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,洗完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自己百无聊赖的在客厅里瞎转悠,脑中天马行空想着各种各样的剧情,也不知时间走到哪里了,他听见四个字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洗不洗?”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摇了摇头。反应过来是宋岚在问他时,已经过了几十秒,他突兀地接上一句,“洗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宋岚竟等他回话,“那我就不关热水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宋岚穿着男款灰仓鼠睡衣出来,被冷气不客气地糊满脸,他惊道:“你把门打开了?!”
         薛洋故作委屈:“你不是说你洗完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薛洋还在写大纲的时候,宋岚说等他洗完了再打开卧室的门,因为卧室的窗是开着的。薛洋答应着,然后默默吐槽为什么是关门而不是关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卧槽好冷……”,1.90的大男人面无表情,做出抱臂搓动的动作,在薛洋的鄙夷中走去卧室关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明天还有工作,他好不容易干完自己的任务,打算放松放松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寻梦环游记,凯尔经的秘密。十点了,你看的完?”宋岚一只手往上扯了扯被子,另一只手拿着平板。
         薛洋窝在他怀里,舒服的话都懒得说: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今晚不睡觉了?明天还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放心啦,明天绝对起得来。”flag立下。

【冰九】中秋<50字段子

“师尊,今晚的月亮很漂亮。”洛冰河揽着沈九的腰,深情道,“我透过月光,仿佛看见了你的身影。”

沈九面容冰冷。

“你是想说我胖了吗?”

又大又圆的月亮诶~里面住了一只嫦娥九~拴住了冰哥哥的心呦(۩⊙v⊙۩)

【宋薛】九月三日

♛我对不起我昨天说过的话
♛我一开始真不是这么想的
♛信我……

宋岚收到晓星尘的消息时,他正在电脑前查今年公司产品的销售情况。
手机嗡地响起来。他眼睛未离开着表格,手向桌边摸去,“喂,您好。哪位?”
“子琛,你快来404医院,薛洋他现在在四楼手术室……”晓星尘的声音透过手机敲在宋岚心头。
“嘭!”办公室的门被甩开,落在地上的手机摔碎了屏。

为什么会在医院?
出车祸了吗,还是又和人打架了?
不要有事……薛洋,不要有事。
宋岚狠砸了几下自己的额头。
“都是你的错……
你为什么要答应他分手啊宋子琛!
他根本不会照顾自己……”

晓星尘在手术室门外踱来踱去。
宋岚从走廊尽头跑过来,他按住晓星尘的肩,手心里满是冷汗,“星尘,薛洋他现在怎么样?快告诉我!”
晓星尘摇头:“正在手术。子琛,薛洋是不是没有告诉你……”他还没说完,手术室的灯蓦地灭掉。
宋岚迫不及待地大步走到手术室门口。一名医生开门,从手术室里出来,他看一眼宋岚,“你是病人的家属?”
宋岚点头,急切道,“医生,薛洋他……”
“等等。你先别急着问我。我有件事要问你。”
医生摘下口罩,面容严肃,“病人没有告诉你,他的病情?肝癌晚期,不可能一点症状也没有吧?要是真的着急,为什么不早点来治?”
宋岚如坠冰窖。他感觉有些眩晕,倒退两步,被晓星辰及时扶住。
他勉强启唇要问什么。
医生摆了摆手,“联系墓园吧。”
“节哀。”

薛洋和他在一起之后就没再打过架。这是薛洋答应他的。
去年九月初,他回家看到垃圾桶里染着血的一团团卫生纸,还以为薛洋又和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干架了。阴着脸把薛洋教育了一番。
薛洋乖乖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。
但此后,晚上回家,他偶尔还能闻到血腥味。垃圾桶干净的很。他没戳穿,想让薛洋自觉。
但他闻到血腥味的次数越来越多。有一次他回家早,看见薛洋惊愕的眼神和他衣襟还未干的血迹,以及手里紧握着的纸团。
他忍无可忍地和薛洋吵了一架。
薛洋脸色泛白,边吵边咳。他还以为是太生气的缘故。
没过几天,薛洋通电话找他,说,我们分手吧,你管我管的太多了。
宋岚的气还未消。他冷笑,随便你。

薛洋,九月三日,因肝癌晚期抢救无效,不幸去世。
“我还以为,你知道。”晓星尘难得换下白衣。这身黑衣在墓园里,寻常的很。
宋岚不说话。单膝跪在薛洋的墓前。
“子琛,节哀吧。”晓星尘弯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,“薛洋不会希望看到你这种颓废的样子。”
短暂的静默。
“晓先生,呦,宋先生也在啊。”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晓星尘偏头,那人仍是面带微笑的样子,“你们也是来看望成美的?”

晓星尘离开后,金光瑶越过宋岚,在墓旁蹲下。
“人啊,总是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。怎么就不能聪明点呢。”金光瑶把抱在怀里的一大袋糖放在墓前,他直起身的时候,嘴角的弧度已经落下。他喃喃,“你那么喜欢吃糖,这些要是不够就给我拖个梦……也不怕蛀牙……”
要是真的能托梦,一定要来找我。

【“重庆这边看不到海。”
    “你想去看?”
    “以后吧。你有时间了再说。”薛洋低声道,“要是能来得及看到就好了。”】
“薛洋,我替你看到了。”
“我把海的模样告诉你,好吗?”
海边突然响起惊呼。
“那边崖上有人跳海了!快……”

(这篇好短啊)